吳文英詞《 高陽台過種山》 解讀之疑義 (之二)


2018-10-22 21:08:43  larryguo  所属诗集  阅读173 】

00个   

吳文英詞《 高陽台過種山 》解讀之疑義 (之二)


(續前篇)

3 沙鷗,指文种。天真似沙鸥 ( 反用列子典故 ),没有提防勾践,最后被迫自杀。

4 清风 : 并非宝剑名字。经查,历代宝剑名字虽多,却不见清风宝剑之名。清风,清风高洁。应指文种。

5 五湖,扁舟。应指逃离虎口,泛舟五湖的范蠡 。

这两段四句词,构成了文种,勾践,范蠡历史故事的梗概。大意可以勾勒如下 :

在寒霜之秋,那个有机心的勾践,弯弓射落了沙鸥(文种) 。
清风高洁的文种, 手持勾践赐死的宝剑,在灯下,了断自己的生命。而此时,( 聪明的 )范蠡却头戴斗笠,在雨中泛舟五湖 。

因为写词平仄押韵的需要,作者将文字顺序颠倒,加上字义浓缩,使人不易理解。

如果重新排列,加上几个注解字,可以写成 :

霜寒,机心弓折,沙鸥已堕。

清风(无望),灯前宝剑(自)断。(此时范蠡 ) 正五湖、雨笠扁舟。

这样一来,词意清楚。

有机心者,勾践也。他弯弓射落天真的沙鸥文种。

宝剑断,是文种用宝剑自断生命。

清风高洁的文种,也不会是名叫清风的宝剑了。

去五湖扁舟的,是范蠡,而不是吴文英本人。

此段是词中最难读懂之處。


往后几段,十分精彩,词意脉络清晰。注释也无疑议。此处不赘。

最后三句 “莫登临,几树残烟,西北高楼。” 又生疑议。

注释者说 :

“ 下面三句'莫登临,多少树残烟,西北高楼',则又递进一层,波及到南宋末期的事实了。这里的'西北高楼'跟《古诗》'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'用词有连络,但同时更是借西北边患,指北方遇有强敌而言。而'几树残烟'和辛弃疾《摸鱼儿》'休去倚危栏,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'极相相似。所以梦窗这首词讲'莫登临,几树残烟,西北高楼',实在是陡然转入自己国家的处境,说:不要登山临水吧,所能看到的也不过是疏柳残烟,西北高楼,而看不见长安。最后几句很陡健,也很沉痛。不外这时北方的强盛对手已是蒙古人了。”

在本文开始时,笔者说过,注释者过度猜测,把吴词的思路引向谈国是,因此把西北高楼,读解为西北边患,甚至提到蒙古侵略 。

此前,辛弃疾词中有提及西北边患,苏轼词中亦有“ 西北望,射天狼 ” 的名句 ,亦指西北边患。注释者的思路可能受此影响。




其实,本词结尾意旨并未如此深远,而是另有所指。




注意,这个西北高楼,有个“ 莫登临 ”的前提。

注释者把“登临“二字,理解为登山临水 。“西北高楼“,只是供人遠眺的。“登临“的,并非此“西北高楼“
因为“西北高楼“,仅指西北边患 。




这样就越抹越糊涂。令人不知所云。




这样的解读牵强附会。

关键是西北高楼的典故,注释者没有进一步深入解读。

西北高楼,来自古诗十九首之一。原诗为 :

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。

交疏结绮窗,阿阁三重阶。

上有弦歌声,音响一何悲!

谁能为此曲?无乃杞梁妻。

清商随风发,中曲正徘徊。

一弹再三叹,慷慨有余哀。

不惜歌者苦,但伤知音稀。

愿为双鸿鹄,奋翅起高飞。


其中 杞梁妻三个字,就是吴文英用典西北高楼的关键 。




杞梁妻:杞梁的妻子。杞梁,即杞梁殖,春秋时齐国大夫。征伐莒国时,死于莒国城下。他的妻子为此痛哭十日,投水自杀。传说死前谱有琴曲《杞梁妻叹》。

简言之,西北有高楼一诗,提到齐国大夫杞梁殖为国捐躯,其妻登此西北高楼弹琴痛哭欲死。

在此词中,文种就是杞梁殖。登西北高楼者,指的是杞梁妻。

吴词只提西北高楼,不提登楼者杞梁妻,造成此词结尾突兀,词意不顺 。




明白了此典,再把结尾三句颠倒一下看 :

莫登临,西北高楼,几树残烟。




莫登临西北高楼,(否则 )就如登楼者杞梁妻,想起死去的身为大夫的丈夫,远看几树残烟,痛哭欲死。

这才是吴文英词结尾的原意。




由于原词中,“莫登临“,和 “ 西北高楼 “之间,隔着 “ 几树残烟 ”,使读者迷惑。一旦把 “莫登临,西北高楼 ” 连读,加上对杞梁妻的典故,尾句的意思就比较好懂。




行文至此,再次阅读整首词,有茅塞顿开之感。

吴词果然用心良苦,但用典古奥,留下千年迷雾。




此书《 高阳台-过种山 》注释者,为已故前辈学者王达津教授 。




本人才学浅薄, 妄发高论,心有不安。望在天之前辈見谅。

偶有心得,得而吐之,以解混沌之谜。

不知对否。望高人指正。


2018年10月 深圳 海汇閣







(诗词在线提示: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,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)


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: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。  


  •   鉴赏、评论:

评论请先登录